????“喂!”

????“谢谢。”

????真是差劲的幽默感,但除了系上安全带我也没力气反抗了,我这种个性也是糟糕透顶。老天啊,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。

????蓝色小货卡在大雨中慢慢前进,像是蜿蜒着欧阳盆栽?杂的思绪。

????在车上,我接过欧阳盆栽?我寄给一位作家的长信。

????信里,是一个故事。

????关於一场天衣无缝的骗术。

????关於一个善良杀手。

????关於一段爱情。

????读完了信,车子已停在一栋电梯大楼下。

????一股灰色的空气在我胸口里郁塞着,挤压出多余残留的情绪。

????车子熄火。

????“弄到了枪,不过我还是想用这个。”

????欧阳盆栽打开前座置物箱,两把在超市就可以买到的尖刀。

????我关掉手机,戴上手套。

????“够了。”

????“记得留给我一句话的时间。”他戴上手套。

????车门打开,倾盆大雨掩护着我们追索的脚步,脉搏我们的愤怒意志。

????男人之间的情谊,有时只要一杯酒就可以凿穿一座城池。

????半个小时后,我们在滂沱大雨中昂首阔步归来。

????车子再度发动,一道闪电白了整穹天空,雨势瞬间增强了数倍。

????外头的空气雾了整片挡风玻璃,我脱下了红色的手套,将冷气开到最强。灰色的狂风无惧高楼呼啸在这座城市里,雨珠像百万棵小钢珠般击打着车子板金,震耳欲聋的响声填补了欧阳盆栽与我之间冰冷的空气。

????“接下来,我需要很好的运气。”欧阳盆栽抓紧方向盘。

????“我等着从大海打来的电话。”我将手机打开。

????里面躺满了十七通简讯,跟三通语音留言。

????等一个人咖啡居然还开着,唯一的可能,就是阿不思太闲了。

????我挥别特地送我赴约的欧阳盆栽,下车一撑伞,伞骨就被强风倒竖成一堆废铁,我只好淋着刺痛的雨,快步跑进等一个人咖啡。

????“呼。”我拍着身上的水,将废铁塞进伞架。

????狂发简讯的王董还没到,只有慵懒的阿不思坐在吧台上msn,这种鬼天气当然不见可爱的韦如。我狼狈地向阿不思打了招呼,往老位置走去。

????“今天喝点什么?”阿不思在吧台后面嚷着。

????“日行一杀,咖啡特调。”我大声说道,顺手在书报夹上拎走一份八卦杂志。

????看着落地窗外的嚎啕大雨,整棵行道树都给吹歪了。

????这?风病得不轻,自以为是龙卷风来着,朝四面八方尽呼呼打打,飞树走石。

????我也是神经病,大?风天在“等一个人”咖啡厅,等着越来越超过的王董。

????桌上放着厚厚的业务名册,我的手里翻着一点都不让人惊奇的八卦杂志。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怪味道的咖啡还没煮好,这是我今天唯一期待的惊喜。

????雨一直下,一直下,一直下。

????直得下,横得下。

????居然横着下。

????这就是故事的起点,我诚挚希望这个故事接下来的发展淡如开水。

????可庆的是,这次我有了重要的计谋筹码。

????就在这个所有事全挤在一起的?风天,我要击垮王董自以为是的正义。

????“我,九十九,喜欢交易,讨厌为人民服务——那不是我该做的。为了正义杀人这样的理由,虚假到让我作呕。王董,你他妈的有病。”我看着八卦杂志,练习着关键对白。

????八卦杂志是这个奇怪社会的缩影。杜撰的色情故事,千篇一律的冤魂索命,援交妹的?湿自白,邪教的荒淫交合仪式,丑陋政客的狼狈为奸。而这阵子最红的,莫过於怪异的连续杀人犯“猫胎人”。

????猫胎人刻意模仿好莱坞犯罪电影里连环杀人魔的行径,让人不寒而栗,连侦缉案件的员警与犯罪专家都难逃一死,只能眼睁睁看着猫胎人把守报纸上的社会版,奋力抵抗着政治版上的罢免总统的新闻,然后理所当然成了数字周刊、独家报导、时报周刊等杂志的犯罪实录主流。

????看在专业杀手的眼底,猫胎人所散发出来的犯罪特质尤其诡异。与其说猫胎人是一个恐怖绝伦的犯罪者,不如说他是一个荒腔走板的精神病。

????“挪,你的每日一杀。”

????“谢谢。”

????我靠着窗,喝着非常让我想杀人或被杀的每日一杀,无法平复躁动过后的情绪。我的身体里还残留着一股沸腾过后的痛快。无关正义,而是公道。

????一想到我的双手再度沾满红色的血液,我的心脏就猛烈地撞击胸口。

????那样很好,我杀人就杀人,就算是为了朋友出头这种理由也比正义强得多。

????大雨中,一辆加长型凯迪拉克缓缓靠在咖啡店外。

????停妥,王董低调现身。

????一阵潮湿的风随着打开的门灌入店里。王董肥胖的身躯重重坐在我对面,沙发发出吱吱的悲鸣抵抗。王董手里拿着?自滴着雨水的、坏掉的伞。

????“没有一把可以抵抗?风的好伞,是我们至今唯一的共同点。”我开口。

????“九十九,这次要麻烦你全力缉凶了。”王董对我的开场白置之不理,一坐下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支票。空白的支票。

????很好,现在连一纸新闻剪报都省了,更遑论厚重的资料公事包。

????既然打定了主意,谋略从接单后才开始计算,我心境比以往平静得多。

????“王董,大?风的还赶着杀人,想必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吧。”

????“猫胎人。”

????我一震。

????“猫胎人?猫胎人是谁我怎么知道?不知道要从何杀起?”

????“所以支票上的数字会包含特别调查费,时间也会比以往的委?都要久。”

????“王董,我们干杀手的,在行的的是把人送进棺材,而不是侦探。”

????“厉害。”

????“我不懂。”

????“生意场上最厉害的谈判就是无欲则刚,九十九,我说过好几次你是谈判高手了吧?你放心,特支费很有弹性绝对让你满意,事成后我再送你员工优先认股权当破案红利,很自豪告诉你,鸿塑集团今年年底的股价绝对超越宏达电,你等着大赚钱吧。”“给我再多钱也没用,我的手底下没有这么能干的杀手,王董,如果你想缴税,找国税局;想杀人,找我;想抓凶手,去报警。”

????“九十九,在你的心中,邪恶是什么样子呢?”

????“有很多种样子。”

????“最极致的邪恶呢?”

????“邪恶的军阀发动邪恶的战争,邪恶的政客滥用言论免责权,邪恶的雇主整天买凶杀人,邪恶的老师栽赃无力反击的学生,邪恶的爸爸乱伦智障的女儿,邪恶无处不在,但这之中并没有最极致的代表——因为我无法认同,将其中之一排在首位后,就意味着其余的邪恶就是比较轻微的罪行。”

????“邪恶背后的动机不在你的考虑之中吗?”

????“邪恶就是邪恶,去比较谁高谁下并没有特殊意义。”

????“最近我看了很多新闻,看着那些政客丑陋的嘴脸,看着第一家庭贪婪地贪污,看着越来越多的谋财害命,我忍不住想,这些人的邪恶都有所图谋,要钱,要名,要官,相比猫胎人莫名其妙的仪式犯罪,这些在有所图谋底下的所作所为反而容易理解,非常人性了。”

????“结论是?”

????“所以邪恶的极致,就是毫无动机、莫名其妙的犯罪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,非常精?的见解。”

????“九十九,无论如何我必须阻止猫胎人继续作乱下去,他的存在就是邪恶,他的邪恶就像找不出原因的疾病,蚕食鲸吞我们共同生存的社会。”

????注意到了吗?从头到尾王董都听不见我的冷嘲热讽,他只是像?道者一样尽说独属自己国度的语言。我们的对话越来越离谱,他却神色自若沈浸在正义的想像里。

????瞬间,我竟有点同情王董。

????眼前的这个王董,跟我刚刚遇见的王董,彷?是两个不同星球的居民。

????王董应该是个很寂寞的人吧。

????爬到企业顶端的他,其实是个很难亲近的人,也很难用一般人的态度去亲近一般人。大概很少人能跟他好好讲讲话吧,不,说不定一个谈话的对象都没有。寂寞惯了,那股自大自傲的气养得越来越壮,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。

????居住在正义星球的王董,与这个世界的关系,除了形而上的企业图腾,就只剩下大扫除式的激烈正义。用钞票扫除害虫,就能改造这个社会?还是只是促进了人渣败类的新陈代谢?更重要的是,即使真正改造了这个社会,王董,你还是个寂寞的人。

????这个社会,还是没有跟以人这个身分存在的你,发生过真正的关系。

????这让我想起了一套韦如推荐的漫画。

????“王董,你看过死亡笔记本吗?”

????“那是什么?”

????“那是一套日本漫画,里面的主角夜神月是一个高中资优生,无意间捡到一本能操控人类生命的神?笔记本,只要在笔记本上写下对方的名字,对方就会在四十秒以内心脏?痹死亡,如果附?死法的话,对方便会照着夜神月的剧本横死——也就是我们说的条件杀人。”

????“多少钱?”

????“夜神月不要钱。”

????“不,我是问那本笔记本多少钱?我出十亿,不,五十亿!”

????“王董你完全搞错了,那只是漫画的想像。”

????“太可惜了,竟然只是漫画的构想。”王董看起来很失落。

????“没错,就是你这样的思惟,夜神月开始了他的人间净化计画,把一大堆坏人,审判过的、没审判过的,通缉逃亡的、到案被捕的,通通都写在死亡笔记本上,让这个世界在夜神月的可怕意志底走向没有犯罪,不,畏惧犯罪的路。”我看着王董:“我觉得死亡笔记本这套漫画应该请你当代言人。”

????“不打紧,我有钱也可以办到。”王董精神抖擞,像一只刚睡醒的雄狮:“九十九,你刚刚提到的话题,正好与我想跟你谈的基金会发展不谋而合。”

????“基金会?”

????“没错,透过基金会的行事运作在执行正义上一定更有效率,在我死后也能继续运作,这样才是真正永续的正义事业。我说九十九,要是我没猜错,你的杀手额度已经透支了吧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所以将杀人组织化势在必行,你听听看,我打算召募一群退役的海军陆战队队员或是国安局的退休特务,由你专司杀人的训练,如果你有?出的杀手手下也可以请他们依照杀人的专业主持课程,甚至加入探案缉凶的学分;而我,我会亲自撰写有关正义的课堂讲义,帮助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益的杀手,当然碍於我的金主身分必须保密无法亲自授课,还请见谅。”

????“……不会。”

????王董疯了。

????这个人的存在,是全宇宙最大的荒谬。

????这念头我之前就有过,却从未如此强烈。

????“不过在那之前,还得麻烦你揪出让社会恐惧不安的猫胎人,九十九,大?风天的所有人都躲在家里,但我却坐立难安,不得不找你出来下单。为什么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因为,我想这个社会一定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,对猫胎人的邪恶存在无法再忍受,我就没办法不挺身而出,其实大家都想让猫胎人消失却没有能力,但我有钱,你有能力,如果我们不杀了猫胎人,谁能?”

????“第二次了。”

????我打断:“我强调我手底下没有福尔摩斯,没有柯南,也没有用爷爷发誓的金田一。根本没有杀手能够追缉这种杀人犯,这也不是我们的专长。”

????王董肥胖的身躯发出自信的气势。

????“天会收。”

????我看着王董举起手,指着天花板上的吊扇。

????“老天会帮助正义的一方,一向都是如此。只要我们站在天的正义,就能拥有击溃邪恶的力量。九十九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????王董一只手指指着天,一只手指对着我。

????三根手指紧紧指着自己。

????这就是你所说的“天”吗?

????“我明白。”

????我明白,你疯了。

????疯得不可思议,疯得自以为是。疯得让人讨厌。

????“我就知道你明白,来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????王董拿起笔,又开始表演现场写天文数字的君王姿势。

????我看着他,在认清了王董已经陷入疯狂后,心里倒是意外的平静。

????没关系,如果我抓得到猫胎人是最好,抓不到,我也弄一个出来跪在你前面。再把枪……不,把刀,交给你,然后看着你肥大的双脚发抖,最后终於崩溃逃走。

????不,根本不必等到猫胎人的单,我只要快速连络正在做事的五个杀手,请他们之中的谁谁谁把目标绑走监禁起来,届时再请王董亲自动手就可以了。早点让他认清自己有多么可笑,这?无聊的正义就可以落幕了。

????王董突然抬起头,若有所思看着我。

????“对了,九十九,上次那五个犯下强奸罪的顽劣小鬼,你自做主张改成了砍手又硬是退还了部份款项,我起先觉得很不忿,几乎就要对着你咆哮了。但后来我反覆想了想,倒觉得你的安排是个很有意思的凌迟,给了我很多的灵感。”

????“灵感?”你竟然用了这两个字。

????“接近邪恶才能正视邪恶,正视邪恶才能了解邪恶。”王董似乎下定决心:“与邪恶保持距离并不能自称为善,我想要拥有真正的勇气。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这次抓到猫胎人,请将最后杀死他的机会留给我,我想亲自动手。”

????王董将支票递给我的时候,我整个脑袋一片空白。

????“到时候如何使一个人痛不欲生、想死却死不了的技术,还得你请教教我了。”王董拍拍我的肩。

????用力的,坚定的,灌注的。

????王董起身,拎着坏掉的废伞,移动肥胖的身躯走向大门。

????“我想那一定很有意思。”

????王董微笑,开门走进外面的大雨里。

????我呆呆看着窗外。

????王董迅速钻进等候已久的凯迪拉克后座,司机慢慢驶离。

????那是胜利者扬长离去的姿态吗?原来这?戏从头到尾,最天真的就是我自己吗?王董的离去有点现实与虚构衔接不起来的恍惚,而我不晓得是站在现实的一方,还是虚构的那一个国度。

????当我还来不及为剧本落空产生任何情绪时,黑压压的天空裂开一道白色的缝,缝里奔出光来,阴雨遮蔽的城市突然亮如晴昼,数十万被雨水埋没的城市线条霎时清晰分明。

????在那巨大光明的瞬间,对面办公大楼上一道黑影忽地坠落,沿着狂风吹袭的角度斜斜摔下。那道迅速绝伦的黑影削破嚣张的大雨,不偏不倚,重重摔在王董的凯迪拉克上!

????重重的摔!重重的摔!重重的好大一声重重的摔!

????巨响,车玻璃横地飞碎成屑,一枚咻地黏在我眼前的窗上。阿不思抬起头。

????最后是一声清亮的雷。

????被狂风暴雨淹没的马路,不知名的自杀者从三十五楼的办公大楼自由落体,破碎的?体重重摔垮了凯迪拉克车顶钢板,成就了正义君王的铁棺材。

????司机勉强打开门,不知所措地看着被压毁的后座,完全慌了手脚。

????震耳欲聋的大雨中,车笛声?自长鸣着。

????“那胖子死了。”

????阿不思头又低下,继续她的msn。

????“是啊,那胖子就这么死了。”

????我愣愣地看着窗上的碎屑。

????世事难料。

????千金难买运气好。

????鸿塑集团永远的精神领袖被塑成了巨大的铜像,矗立在总公司的门口。

????王董的讣文不计成本登在四大报的头刊上,丧礼亦十分风光,前百大企业的老?与政坛大老无不赏脸,果然有企业君王驾崩的气势。我也致敬了一份奠仪,白色的信封袋里,装着烧成灰烬的最后一张支票。

????“好聚好散,也许下一站就是你最喜欢的正义星球吧。”我鞠躬。

????害死王董的自杀者毫无特殊之处,没有逼死人的卡债,没有感情问题,没有与人纠纷。自杀者只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,跟这个城市里大多数的人一样。很多人替冤死的王董大抱不值,但那些摇头叹息只不过是廉价的交情罢了。

????在冠盖云集的告别式当天,几个重要的社会新闻侵略了王董在报纸上的位置。

????但我想王董不会在意。

????名嘴唐向龙被在自家电梯里遭人割喉,挣扎逃出后在楼梯间倒倒爬爬了五楼,最后倒泊在管理员室外才气绝身亡。有一说,是唐向龙想在临死前缴交积欠的管理费,但我说放你妈的屁。

????深入屏东山区打猎的原住民发现,被大肆报导的恶质狗舍负责人被绑在某大树下,发现时已无生命迹象。死者全身并无明显伤痕,疑似遭人活活饿死。

????教育部长杜正圣由於外界质疑其专业的压力过大,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,浮?在浴缸里,杏坛与政坛一片哗然。一反常态的是,这次无人敢额手称庆。

????涉嫌偷拍与前女友性行为并在网路散播的叶姓人渣,终於?到了报应。他在租屋楼下被人持钝器活活打死,身上有多处骨折与撕裂伤。警方怀疑凶手不只一人,开始往ptt网站乡民滋事的方向调查。

????以上不是我刻意的安排,事实上王董死后我立刻取消了困难的条件杀人、与严苛的时间限制,全让底下的杀手们从容做事,只消干掉目标交差就可以了。他们自己可不会无聊到讲好同时动手,分食新闻版面竞赛。

????唯一能解释的,就是王董遗留在人间的正义怨念吧。

????“那些好运气的地段,结果还是来不及带给王董好运气呢。”韦如沉思。

????“也许吧。”我笑笑,欣赏着韦如的小酒涡。

????也许你会觉得这个故事结束得非常错愕,但现实人生就是如此。

????没有清晰的接缝,没有明确的起承转合,只有一段又一段彼此交叠的琐碎乃至片段。共通处是这些现实人生什么时候会结束,连当杀手的也很难断言,只能在能呼吸的时候尽量膨胀自己的肺,然后轻轻吐出,消化这世界的态度。

????是啊,态度。

????这个世界当然有对,有错,有好的,有坏的,没有什么真正的黑白不清。那些“这个问题端看你看它的角度”类似的话,我觉得都是放屁的假客观,明明你心中有一把很硬的尺,只是你假惺惺不敢端出来量给别人看罢了。

????所以有时候在电视上看到令人难以忍受的恶棍,当法律选择缓刑或轻刑去姑息他们时,我会怀念起王董自大的正义,跟那些尾巴拖着很多零的即期支票。

????我会看着对面的空位,几乎被压坏的沙发上似乎还残留着什么。

????但大多的时候我只顾着细嚼慢?悠闲的生活,自私,但心安理得。因为我知道我之所以偶而会怀念王董,是因为王董已经确确实实变成了无害的铜像。

????我还是喜欢照单全收的杀手经纪,价值判断敬谢不敏。

????等一个人咖啡依旧是我流连忘返的地方,即使后来我得知韦如跟阿不思是一对,而我只是一个搞不清楚状况乱入的大叔叔。但我还是喜欢那里的气味,喜欢那里的老座位,喜欢在那里翻着不知所云的八卦杂志,外加偶而的午夜场恐怖电影。

????“九十九先生。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什么时候我们还可以遇到抢匪啊?”

????“抢匪?”

????“对啊!我连原子笔都准备好了,你看!”

????“像你这种要求,我这辈子都没有听过。”

????“九十九先生不要学星爷的电影台词装年轻啦!”

????“哈哈,跟你在一起就忍不住年轻起来了。”

????“九十九先生。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我觉得说不定我会爱上你耶。”

????“说不定?”

????“说不定喔。”

????就是这样。

????我喜欢我的人生——

????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