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回到啸鸣山庄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坐在椅子上吃着下人备好的茶点,只有何霁先回自己的院落去了。

????齐衍开心地拿着好不容易到手的冰琉璃把玩。总算是到手一个了,再来就要设法将其他的也夺到手才行。

????此时,楚烈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也不知道玉离的身分吗?”

????“嗯,当何霁背着浑身是血的你回来时,我才知道玉离原来是霍山派的杀手。”虽然楚烈退出江湖一年多了,但想取他性命的人却不在少数。有人是因为恩怨情仇,有人则是想扬名立万,只是这一次他们都太大意了,才会让玉离成功混入啸鸣山庄。

????“嗯……我大概知道原因了。”楚烈摸着被司徒竺琉勒令剃掉胡子的下巴沉吟道。

????“什么原因?”齐衍忙不迭地问。老实说他一直很好奇何霁那个家伙是何时发现了玉离的不寻常。

????“江湖中的事,也只有身处江湖的人才明白。”

????“啥?”齐衍不解地张大眼,“可不可以再说清楚一点?”

????“不能。”楚烈不打算多说,只是朝司徒竺琉微微一笑。“这次多亏了你。”总算是如了齐衍的意,将冰琉璃顺利得到手。

????“不客气。”司徒竺琉对他报以一笑。

????两人自成一个甜蜜的小世界,将齐衍这个局外人给踢到一旁。

????不过,当司徒竺琉的口光对上那尊琉璃观音时,脸上莫名地闪过了一抹迟疑。

????“只是……”

????话还未说完,齐衍就很不是滋味地打断他。

????“说真的,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争吵?”

????前几个月他们还像仇人似的,现在却又你侬我侬的,这件事他一定要追问到底,要不然他为他们奔波劳累就太没价值了!

????只见两人忽然陷入一片沉默,司徒竺琉的脸庞布满了红霞,而楚烈则是难得地出现忸怩之色。

????“到底是怎么样?”齐衍对他们的沉默大皱其眉,“我为你们操劳成这样,你们好歹也该说明一下吧!

????“呃……”司徒竺琉低下头,嗫嚅了几声却怎么也无法把话说出口。

????他看向楚烈,就见楚烈轻咳一声,不自在地说道:“我还有货没盘点,先走了。”

????丢下这句话,他立刻飞也似的溜得不见人影,只剩下司徒竺琉瞪着他的背影暗暗咬牙。

????“怎么?”来不及拦下楚烈,齐衍只得逼问被丢下来的司徒竺琉。

????“就……楚烈他、他……”他羞得干脆拿起旁边的书册掩住嫣红的脸蛋,“他要我帮他……我不肯,所以就……”

????“啥?”他根本就有听没有懂!

????“用嘴巴……帮那里……”司徒竺琉说不下去了,霍地站起身,“就是那样啦,我要回房了!”

????循着楚烈落跑的路线,司徒竺琉也一溜烟地跑走,想来是去找将他晾在这里接受盘问的楚烈算帐。

????“喂!”齐衍伸长手要唤住他却已经来不及,只得纳闷地搔搔头,“到底是什么啦?”话说得不清不楚,很吊人胃口耶!

????突然,旁边传来一声轻笑,齐衍回过头,发现何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边偷听。

????“想知道吗?”何霁嘻嘻一笑,走了进来,眼中闪动着诡谲的光芒。

????“你会这么好心告诉我吗?”齐衍翻了翻白眼,虽然很想知道,却不愿意问何霁。

????“你觉得呢?”何霁挑起眉,走到刚才楚烈离开的椅子上坐下。

????“要什么交换条件?”齐衍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说吧!”

????何霁闻言,满意地靠近齐衍的耳朵说出自己的条件:“今天晚上城东悦升客栈,等我。”

????客栈?干嘛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?齐衍正待发问,何霁低哑的声音又在他耳际响起——

????“楚烈要司徒竺琉用嘴巴帮他纾解,司徒竺琉不愿意,所以两个人就吵了起来。”

????齐衍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,瞪大眼睛问道:“什么?”

????何霁笑道:“用嘴巴啊……改天或许可以来试试看。”他对着正在发愣的齐衍呼出一口热气,“今晚,别忘了喔。”

????齐衍根本不晓得何霁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当他从呆愣中恢复时,只是喃喃地道:“就这样?”

????居然为了这种事闹得整个啸鸣山庄都快被掀了?

????无聊!

????****

????“啊!”一个煽情的舔弄让司徒竺琉敏感地娇吟出声:“烈……嗯……”

????“这里?”楚烈低低一笑,灵活的舌头刷过司徒竺琉胸前的嫣红,然后轻轻舔咬着。

????“啊啊——”司徒竺琉禁不住地娇喘着,身子也整个弓起迎向压在他身上的楚烈。

????楚烈湿热的唇齿一路向下,在司徒竺琉白皙的身上留下一个个吻痕。

????他的唇舌来到司徒竺琉的肚脐上轻轻绕了一圈,司徒竺琉的身躯大力地颤动着,像是就快承受不住这过大的激情……

????很快的,双唇又往下滑,来到被欲望折腾许久的地方。

????“不要……”司徒竺琉忽然推开楚烈,整个人坐起身。

????楚烈因他的动作而有些僵硬,以为他还对玉离的事耿耿于怀。他叹了口气正想起身,司徒竺琉却已将他压倒在身下。

????“琉璃娃儿?”他不解地看着他。

????此时,司徒竺琉已跪坐在他的双腿间,正红着脸望着他。

????“我……我帮你。”司徒竺琉羞怯地低下头,细心服侍着楚烈。

????楚烈身子一颤,还来不及为司徒竺琉的转变感到惊喜,就忍不住呻吟出声,并将大手放在司徒竺琉的颈项上,鼓励似的爱抚着。

????“别太用力……”楚烈用因情欲而更显沙哑的嗓音教导着不甚熟练的司徒竺琉,让他脸上一红,更小心地以唇舌取悦。

????当忍了两个月的渴望终于稍稍纾解后,司徒竺琉环着楚烈的背脊,轻轻抚触着他身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疤,一直来到他的腰间。

????“还会痛吗?”光是触碰就让他觉得心惊胆战,若是看见那狰狞的伤口,只怕他又要掉泪了。

????“不会。”楚烈露出微笑,拉着司徒竺琉的手往上来到另一个伤疤,“这个比较痛。”这是……他挑起眉不答话。

????“我真没料到你会刺得这么用力。”

????“是你活该、罪有应得。”虽然司徒竺琉嘴里这么说,但手却不忍地抚过伤口,根本不敢去想自己当初怎么下得了手。

????“是我罪有应得。”楚烈顺着他的话道:“我第一眼就爱上了你,所以是罪有应得。”

????因为第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,他才会不计一切地想得到他。

????闻言,司徒竺琉的心头一热,捧着楚烈的脸给了他深深的一吻,“我也爱你。”

????****

????房内稍稍冷却的温度又再度加温,而房外偷听的两人则开始交头接耳。

????“若你真的早就发现玉离是刺客,那你应该有时间可以阻止他,为什么还放他刺伤楚烈?”

????“不这么做,里头的那两个人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吗?”

????“唔……说的也对啦!”这样听来,他实在不得不佩服何霁的这步狠棋。瞧,那两个人这么快就心心相印,才刚回到啸鸣山庄,来不及等晚上就开始卿卿我我丁。

????“秦湘的事,不知道办得如河了?”

????“应该会顺利找到秦潇那浑小子吧!”秦潇竟敢给他畏罪潜逃,真是皮在痒了!

????“希望如此。”

????“对了,为什么要去客栈?”齐衍问出刚刚来不及问出口的疑惑。

????何霁又露出邪肆的笑容。

????“办事方便又有隐私。”

????“嗄?”

????****

????东都大梁

????“好痛!”一人捂着眼睛痛叫出声:“你为什么打我?”

????过分,太过分了!

????“谁要你偷吻我!”

????“我没有!”那人不平地为自己喊冤,随即又尖声问道:“你说谁偷吻你?”有没有做这种事,他心知肚明,既然他没做,那又会是谁?

????“不是你还有谁?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可恶的凶手,纳命来啊!

????《全文完》